服务创新——谭国洪漫谈南海工商联的工作

字体大小:


服务创新——谭国洪漫谈南海工商联的工作

杨文灿

隐形冠军,南海制造。

20171215日,包括《经济日报》、《人民网》在内的众多中国重量级媒体都同时刊发了这样的一条信息:南海崛起“隐形冠军”集群。其中,有篇报道是这样写的:“在德国莱茵河畔,类似这样在一个低关注领域拥有绝对市场占有率的企业,被世界知名的管理大师赫尔曼·西蒙称为‘隐形冠军’。在南海千灯湖畔,像定中机械、中研非晶这样的‘隐形冠军’集群也在崛起。”依托于此,南海同步成立了全国首个制造业“隐形冠军”联盟,即南海区制造业全国隐形冠军联盟。

2017年南海区挖掘出70家隐型冠军企业.JPG

同日,南海区工商联党组书记谭国洪在2017年的工商联年底报告中透露:“南海区工商联拥有团体会员58家,会员数超过28000家,属于会员众多的县区级工商联。”

2018323日,美国宣布对进口钢铝产品分别征收25%10%的关税,南海铝型产品压力倍增。2018410日,来自《时代周报》一条消息,标题是“这家铝业隐形冠军,不惧特朗普贸易战”;据该报道称,这家铝业产品将用于国家高科技领域上。对于所谓的贸易纷争,或许不必太多旁注,但对于如何拥有核心竞争力,却能引发诸多思索。

    一:做到极致即精华

何谓隐形冠军。

隐形冠军,是德国管理学者赫尔曼·西蒙最早在其书《隐形冠军》一书中提出来的,其特点是“不为社会大众所熟知,却在某些产业领域内位居翘楚地位的企业”。

南海经济,经过40年改革开放,经过一轮又一轮蜕变,从默默无闻到上市企业扎堆,可以看成是南海企业发展,甚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缩影;其中,行业隐形冠军功不可没。

按照谭国洪的表述,南海的隐形冠军,主要是在行业细分领域,其创新能力、市场占有率,居同行前列的企业。在2017年南海隐形冠军评比中,工商联联合南方日报就挖掘出70家隐形冠军企业;当然,南海的“隐形冠军”肯定不止70家。

对于为何要寻找这样的冠军,谭国洪的解释既有地域特色,又有大思维:“国家行业协会一般都有行业企业排行榜,但关注的都是大企业,比方铝型材,忠旺、兴发等都会上榜,但细分方面,或某一突出点,就难以关注到,但这些企业,往往是产品不可或缺的。”

这些话在南海隐形冠军当中得到了印证。有的企业专做模板铝,有的公司专做航天铝,或许量小名微,却是少数能进入高端领域的产品。有的甚至可能再细分,如同分子到原子,原子到粒子,粒子到量子。

隐形微小,却决定终端产品的生死。这不由得想到最近沸腾的“芯片”,缺了这个微小,再巨无霸也得叭窝。这是近期的事,南海在多年前就关注于此,的确让人另眼相看。

隐者的力量,改变的不是产业,更多的是思维方式和价值理念。改革开放40年来,南海第一次整体去寻找隐于产业金字塔之巅的人士,让他们浮出云端,为何而来?

谭国洪对此有自己的理解,或许也可看到南海政府对产业的思考。隐形冠军,让他们适当浮出水面,显显身,就是别再沉默,这对公司形象,对其行业地位,通过第三方做个公道的评价,总比在茶余饭后,对着茶友自称“中国第一”要实在些。

有位“隐形冠军”坦言,做了几十年企业,一直不想高调,可员工都希望自己的公司有名气,所以,工商联动员参评时,也就没那么抗拒了,毕竟,自己也想通过新的名片,至少可以招揽到更多的人才;没人才,企业就难以再顶尖,到那时,可不是隐形了,而是引退了。另外,还有一个考虑就是,假如评为隐形冠军,银行或金融机构,还有战略投资者,都对自己刮目相看,后续效果,当然是商业机密,不可随意泄露的。

     寻找隐者,是南海工商联同南方日报共同发起主办的。据主办方透露的信息表明,他们评比的是南海制造业全国隐形冠军。评比结果出来后,企业有声望,也让他们的合作者知晓其实力。主办方同时也坦言,合作者要了解公司实力,是可以通过其它方面的,比如财务报表、税收、银行贷款不良率等。第三方认定,一样需要有相当有份量的指标去支撑。

     对于其公正性,有一点至少可以说明,任何参与评比的企业,是不用交半毫钱的;更何况,这个冠冕,并非总是戴在头上的,而是动态的,如不努力创新,说不定,今后都会摘帽了。

     据悉,寻找“隐形冠军”的动议,是在区政协会议通过委员提案的方式引申过来的。

“区委区政府是决策者,我们是执行者,我们按照区委区政府的决策做好执行和服务”,谭国洪双手按住台面,目光炯炯,“能够做成这些事,发挥了集体智慧,克服了不少困难,最终修出正果”。

    任何参天大树,根浅必易倒,行业隐形冠军,则是所有巨树深潜地下的根须,这是其一;其二,是政府服务的隐形而不隐身,这可能是谭国洪更加关注的。

 二:隐形而不隐身

南海工商联寻找“隐形冠军”不遗余地,作为自身又如何呢?

要如何,先问怎样?

查找词条:工商联是各界工商界联合会的简称,属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商界人士组成的人民团体、商会组织;其主要作用是党和政府联系和服务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的桥梁和纽带。

     说直白点,工商联就是为非公有制企业服务的平台;对于南海工商联如何为搭平台做服务的,谭国洪更为具体:“服务是我们的主业。服务方式有好多,理想信念教育是重要一环,再者就是联络与引导,引导他们抱团发展。比如,这几年坚守做的就有行业联盟,跨界共享,跟其他区域的合作,让会员企业能够在工商联大平台上合作。”

     据他的阐述,随着镇街总商会的成立,南海工商联的服务已从零零碎碎式的浅层次服务向深层次推进,让企业转型升级和创新驱动上能够得到实现,让企业会员们能够实现跨界合作、共同发展。其中,产业联盟是极具特色的一项工作:“南海那么多民营企业,都各有一方天地,可能少有来往。在工商联层面,就要搭建交流共享平台;比如做陶瓷的,可以把客户介绍给铝材厂的。”

侧面了解,产业联盟主要思路是对会员企业而设的内部平台,目的是实现不同类型公司,产品在需要时能够互相采购,实现信息共享。

笔者注意到,区委提出的在大沥建设全球采购中心,应该就是产业联盟的升级版了。服务,深层次服务,或许是南海工商联所秉承的核心观念。

同当今众多务实的官员相似,追求实效,不尚虚招;自豪与成就感,与其说是结果,不如说是追求结果的过程;所以说,耕耘与收获,真的需要执着与坚守,借用一句流行语,叫初心不改。

 

三:创新服务的突围

      作为工商联党组书记、常务副主席,虽工作在南海,但南海也是全球经济链上的,比如大沥就在实践“两个全球”战略,既然是全球战略,当然不可能偏居一隅,也不可能置身事外的;对于这些,谭国洪的回答是很直接,唯有创新。

(强调设计)“我们的企业每天都在追求创新,从不同的维度、策划的层面,每天都追求创新。”谭国洪很肯定地说“一个是它产品技术上的创新,另一个是产品外观包装上的创新,再有就是商业管理或商业模式渠道上的创新,关键在于新的能够替代旧的。虽然每个企业表现出来方式不完全一样。有的投入多,有的企业里面有机构,有的同高校合作,有的则直接买技术,各种途径,各显神通。”

任何企业都需要创新,若慢半拍,轻则落伍,重则退出江湖。至于成效如何,作为工商联来说,关键是起到一个引领作用。

“工商联要做的事,就是如何打造平台,让企业有方向感”,谭国洪说,“现在工商联的工作,引导方向比背诵数据更重要”。 (强调设计)

     引导创新,这真是个大课题,按照他的思路,案例也足以聊三两个小时。闲话少言,书归正传,单说引导路径,这是重点。“引导路径,我觉得至少有以下这几个。一个要观感,俗话说要感同身受,工商联组织会员企业来进行跨行业考察,互相启迪,提炼各自的创新突破点;对于走在创新路上的企业,通过现场观感,让他们有个感知。”

     有第一必有第二,南海工商联的第二个方式就是通过政府层面,扶持创新企业,成为标杆;再者,他们通过举办创新论坛,吸引各类企业参加,享受创新氛围。据说,最后一点非常有成效,“工商联一直努力做营造创新的事情。怎么做?政府部门已经做了环节,我们就不一定去做。政府部门还没有来得及做的,而我们又有资源的,那就快点去做,不能等,也不能靠,等和靠,是创新的杀手”。

     正所谓“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”,对于企业来说,门道永远比热闹重要。在工商联的工作日志中,有过这样的记录:大沥组织会员企业到珠海去格力、华为、中兴参观学习。发稿之时,中兴,时正逆途;中兴为何会逆途,原因就是“芯”不由己。这对于南海企业来说,是个警醒,任何企业,核心技术受制于他人,后果都是很严重的。

创新,与其说是企业发展所需,不如说是企业价值理念,是发展潜力,是文化内核,没有内核,也就没有后发力,是走不远的。在谈到企业怎么做时,他没有直接说,而是举了个例子:“我有时去拜会企业,看到公司老板亲自撰写警句之类的,押韵,朗朗上口,容易记,各出奇招,但核心都相似,就是表现公司的精神内核,也就是价值观,或者说理想信念,有和没有,企业真的不一样。”

作为政府与工商界的桥梁,南海区工商联也是一支绿叶,始终定位于服务,服务,再服务,就是隐身于后台,哪怕前面的舞台再星光闪耀,绝大多数时间,也在为支撑和服务那个舞台而努力。

  “确切地讲,工商联只是平台与桥梁,为何这样说,这就是工作性质决定的。南海的企业家都很有学习提升意识,我们就搭个台,近些年,仅是企业家培训这一块,我们就组织了多次去国内外知名大学培训;培训企业家,我们做得好多,但企业要创新,并非只是企业家的事,更靠公司的执行层面上,比如总经理、技术总监这一块,一定要强化。”谭国洪对培训,有着更进一步的思考。

    技术总监培训班,似乎是少有平台去做。南海工商联或许又将开条新路。这个想法的背景是,企业创新,落到实处,还需技术层面的创新,而这些,技术总监是首席执行者;高校沉积科技资源与科技成果,很多都没有实现转化。技术总监比企业家,相对来说,对技术更有敏感,与技术专家教授的交流也更顺畅、更直接,解决问题也更为有效,容易擦出火花。

据说,此类想法他们一直想尝试,行动方面,按照南海工商联的工作日程,已有人员同华南理工大学在洽谈;更远的想法是,例如在推动大沥铝型材跟大学进行技术交流与合作,先有个样板后,再由其他行业协会进行分类推进。再者,就是搭建资源平台,辅导企业转型升级。对此,谭国洪坦言,把现有的生产线提升转成工业2.53.0,工商联主要是提供路径与平台,关键还在于企业的本身,工商联要做好服务,隐身企业背后默默做服务。

“我们虽然不是主角,但看到主角的风生水起,作为隐于背后的服务者,我们都有自豪感;说到服务,我甚至想可以让企业众筹一所学校,当然,这只是设想,要真要众筹,要做的事,也不仅仅是工商联一个部门就能解决的。”谭国洪说,“大沥这方面做得不错,他们先行一步,把资源和人才做了大整合,比如两个全球。”

四:大沥启示

201855日,第123届春季广交会落幕,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会展之一,所带来的商机令人瞩目;然而,任何会展业,有其时间和空间的限制;而南海大沥,拥有众多专业市场,恰恰是会展间隔期的极佳补充,行业人士称之为“永不落幕的展厅”。

作为工商联专职副主席,谭国洪在工作中也意识到,这是大沥的天然优势:“大沥有大文章可做。一是平台结构,全球辐射;二是借力广交会的影响力,让那些远道而来的客商在意犹未尽之时,又来大沥探班;大沥庞大的专业市场此时就显示出作用来了。要持续发力,还得做好服务,包括硬件和软件,软硬兼施,一齐发力,比如医院、学校、交通餐饮等等”。他这些想法,与大沥前段时间推出在城市综合提升上都是相通的。

    按照他的理解,“大沥模式”,除了历史深厚,基础好,规模与平台都是现成的,大数据摆在哪里,在商言商,商家言利,这就是氛围。假如众多着名厂商都能够在这设个点,合起来就是另一个天量了。

在强镇如林的珠三角,大沥推出“两个全球”,立马吸引了国内外工商界的眼球。谭国洪认为,这是大沥的城市品牌。如何打造品牌,并将其延展形成实际成效,在当下,正是可遇不可求的窗口期。

     在谭国洪看来,大沥打造这“两个全球”,尤其是第一个,具备了“五有”,即有基础,有历史,有人才,有氛围,有概念。全南海有专业市场68个,八成在大沥,交易额达到5000-6000亿,这是规模的力量,市场的导向;更何况,大沥曾经被誉为广州的“中山九路”,实打实的广佛黄金走廊,这个在广州国际化和广佛超级城市的双重大势作用之下,广州的企业或市场必定存在外迁的需求,迁到哪里,首选几乎就是大沥。

    大沥要做的,就是充分发挥自身优势,而非以己之短克他之长。世界如此大,总有不想呆在北上广深的人;而创客,恰恰是其中的重要部分。大沥两个新平台的建设,现在还在努力当中,无论走得多远,飞得多高,至少,试过再知,如同雏鹰试翅,不试永远不知自己能否起飞,也不知能飞得多高。或许,这也是所有人最为关心的事。

更新日期:2019-04-04

会员动态
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
共141记录 第1页 / 共15页
加载更多

沥行天下
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
共5记录 第1页 / 共5页
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