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传奇

字体大小:

我是传奇

杨文灿

在《汉语大词典》1619页,是这样解释传奇的;传奇,指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。附条有以下内容:古代有几种文体叫“传奇”,又有盛大网游《热血传奇》简称为《传奇》,张爱玲小说集《传奇》,几首歌曲同名《传奇》。

   “我就是陈传奇”,在满布金属艺术品的办公室,兴奇集团董事长陈传奇向来访者伸出厚实的右手,握力十足,接着,他又解释“不过,熟人都叫我水哥,你也可叫我水哥”。

_DSC2061.jpg

     细察之下,办公室还有淡淡松烟墨清香;笔者注意到,在常见的宽大办公台右边,连着张书桌类的原木台,上面叠着字贴,置有笔架,笔架上悬着几枝润润的狼毫,显然是刚刚用过的。

行家说,松烟墨有古韵,金属艺术品则极具现代感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访谈伊始,陈传奇拿着采访提纲,“兴奇集团的理念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,以市场为导向,规范经营去发展”。聊至兴起,陈传奇全然抛开提纲手稿,“我们是做回收废品起家的,也就是人家常说的收买佬,不过现在不叫收废旧金属了,叫再生金属产业;吴川人有收废旧金属回收的传统,当初来时,四兄弟一起做,从1986年做起,现在还是在做废旧金属这块,三十年来没有变过。”

确切地讲,陈传奇是湛江吴川人,30多年前来到大沥,吴川人在大沥的传奇故事,1996年的《湛江日报》曾有如下报道:“在吴川近30万的外出打工者中,有三分之一集结在南海大沥从事有色金属回收工作;通过一个‘变废为宝’的行业,数以万计的吴川商人在大沥实现了他们最初的淘金梦”。

毫无疑问,陈传奇就是其中之一。

二十年后,20161119日,《湛江日报》以《吴川‘金属大王’成就中国有色金属名镇》为题,又一次用极为自豪的语气对陈传奇们报道“废旧金属回收行业是吴川的传统产业,不过吴川的‘金属巨头’却身处佛山。据资料显示,目前在佛山的吴川人有810万人,其中八成在南海大沥;而大沥约1300家金属回收企业里,近800家为吴川人经营,可以说是吴川人成就了大沥‘国内最大再生金属基地’的地位”。

陈传奇初来大沥时,当时的大沥桂和路,也就是现在兴奇集团的总部所在地,一路都是锌石棉瓦盖的夏热冬冷厂房;陈传奇就在这样的厂房住了十多年;那时的桂和路,“不绣钢回收”、“金属加工”之类的招牌随时可见,按陈传奇的说法,其实就是废品回收站。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厚,在本世纪初,逐步建起楼房,桂和路,也就形成大沥特色“再生金属”产业带。

在大沥的官方表述中,对再生金属产业也褒扬有加:就是这样一个产业,曾创造年交易量超千亿的传奇神话,并且这个产业与铝材一起,为大沥挣下了“中国有色金属名镇”的荣耀,而这个产业也成就了上百个千万以上的富豪;只是没有证实,陈传奇是否为“百人团”之一,对于自己的实力,他肯定有本账,只是吾知而不言也。

无论如何,大沥对于陈传奇,大沥有色金属产业于兴奇集团,都可视之为“再生”。

“大沥是我现在的故乡,我把人生中最黄金的年代都献给了大沥、献给了佛山这片热土,整个青春都投身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中”,陈传奇说这句话时,是采访过程中,少有的两次严肃与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真正传奇,是在1998年开始,这一年,四兄弟开始各自创业。

对于公司发展理念,肯定不只是采访提纲中填空题中那几句话,深层次的内涵,非亲历者难以体会。

1997年,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也刮到了大沥;有色金属加工业出现滑坡,作为下游产业,再生金属的经营压力猛然增;而此时公司的产量虽大,却流于粗放,附加值不高;加上人员多而不精,技术水平跟不上,经营理念出现了“排排坐,吃果果”的大锅饭状况。

任何公司,经营理念、人才配置和市场敏感度都跟不上的话,如再不自我革新,势必锅破人走;也就在这次分家后,1998年底,陈传奇重新注册了一家新公司,两年后,他想出个与原来公司经营方式完全不同的经营理念:内部竞争。内部竞争有“险”有“利”,“险”是指内部竞争容易引发企业内部管理混乱,伤害部分部门或者少部分人的利益;“利”在于它能在竞争中推动企业进步,拓宽企业发展平台。正所谓“无限风光在险峰”,真正的企业家都在“险”与“利”之间走钢丝,只有投身到“利”与“险”中才能走出企业发展的独特道路,这是这个时代企业家必须面对的游戏!

十八年前,极为争议的“内部竞争”在兴奇集团开始执行;具体方式很简单,根椐市场容量,以及自身人才配备,能够开几家就开几家,总公司对分公司进行授权经营,总分之间责任清晰,实现利益共享;进行内部竞争后,公司所有人一概用“业绩”说话:要拿高工资,看业绩;要有高管位,看业绩。见笔者疑惑,陈传奇打了个比方,一个亿元公司,增长30%可能有困难,但一个千万元公司,增长30%可能并不困难;把亿元公司拆分为十家千万元公司,各自增长,合起来总量就大了。

对于此类表述,笔者试图套上更为高大上的方式,直到偶然翻阅资料,读到美的集团在1997年的改革,名为“量化分权”;这与“内部竞争”表述方式不同,却有异曲同工之妙,运作方式极为相似:在集团内部,建立各个层级,通过建立责任制和经营权限下放,既能极大激发经营活力,又是培养一大批经营管理人才。

所谓英雄所见略同,二十年前,直线距离相距不过十千米的两家企业,一家上市公司,一个则再度出发,思路竟然如此惊人相似;尽管当下侧重点不同,但探索与实践却是共同的。

当问到内部竞争的成效如何,陈传奇特别用“痛骂”与“表扬”将“当时”和“现在”区隔开来:“当时分公司老总们都骂我,骂我不尽人情;可我们生存下来了,现在我们的分公司老总们都表扬我。其实,这样做法,我自己肯定伤害到自己的利益,这个就要看老板舍不舍得了;如果有没有超前眼光,没有大大智慧,不悟透有舍才有得的道理,是不会做的。我现在跟他们讲,做事要看这两点,一个要看到会成功的那天,一个要看到明天肯定会来;这个明天不是十年二十年以后”。

当问及公司发展如此之好,有无危机感时,他淡然一笑,胸有成竹地说:“危机与发展自企业诞生之日起一直伴随企业成长的每一个环节,企业经营,不进则退,非胜即败,所以,企业要通过高速运转,实现高压成长,真的松劲不得!企业家要有远见,有洞察力,有预见力,才能把握全国乃至全球经济大势,让企业发展顺势而为,走上发展快车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陈传奇的危机感,似乎从未远离自己,这可能也是他不断寻求转型突破的重要原因。

1986年开始入行,为生计而奔忙,也谈不上规模,做一天算一天的心态普遍存在,也没想到能发展到后来的规模。转机在1998年,当时中国出现了物资短缺。

凤凰卫视“腾飞中国”栏目对此有过如下表达:由于宏观调控不到位,1987年中国经济继续过热,增长率达到11.6%1988年为11.3%,预算外投资膨胀无法控制,19887月,物价上涨幅度已经达到19.3%,创造历史最高记录。

 这些数字从一个侧面表明,在当时中国,实行了紧缩财政、紧缩信贷的双紧政策,加之宏观调控失衡,出现双紧双松的螺旋式循环;金属加工原材料紧缺,从而催大了废旧物资回收利润,陈传奇和他的兄弟们把握了这一机遇,实现了一个发展高潮。

然后,好景不长,到1993年,公司又陷入困境,陈传奇清楚记得,当时没生意做,工人停工,整天打牌,公司每天的支出是硬性的,差一点就做不下去了,好在大家抱团,挺过来了。

在危机过后,陈传奇开始审视自己,如果不找到新的增长点,就会十分被动,最终会被市场淘汰;这也是兴奇集团在2000年实行产业调整的由头。

按他的理解,所谓供给侧改革,就是产品要有销路,公司才有活路;怎样才做到产品有销路呢,当然不会跟在人家后面走;跟得人多了,产品肯定过剩,必须超前,做些人家做不了的。陈传奇以自己的金属加工为例:“我的供给侧,就是市场;公司有订单才去加工,加工的订单是我的,技术是我的,计划是我的,销售是我的,研发也是我的;以这种方式做事,早从2001年就开始的;现在说的转型,也是从那时开始的,先从思维上转型,再从市场服务型上转型,比如,现在所做的金属艺术品,就是这样的。

他所说的“金属艺术品”,说直接点,就是废旧金属再利用,并以艺术的方式打开市场。用该公司的宣传语来讲,概括为八个字:循环使用,变废为宝。当金属以废料的方式进入兴奇集团,在这里脱胎换骨,然后,以创意艺术品的姿势,再度出炉时,其利润往往成百上千倍,极具想象空间。

“做这种事,很技术很艺术,包括这个商机,一般人看不出其中的价值,或者看到了,也没有想象力去做;很多人问我如何转型的,我告诉他们,现在做的就是转型,按市场发展实际需要转型,按供应链的供需来转型”。

_DSC2193.jpg

陈传奇认为,做一行就要爱一行,专注一行。据说,兴奇集团从初立至今,就没有离开大沥桂和路,行业也从未远离再生金属。当下,他认真思考的是战略发展方向,重点在新金属材料,金属IT,比如手机和电脑用铜等金属材料;另外,还有经济模式,甚至说到总部经济。根椐兴奇集团资料显示,该公司在2001年就有注册商标,据说是全国第一个而他本人,也是全国《铜及合金类产品分类标准》及《中国工业发展史——有色金属工业发展史》主笔人和编委之一。

    在大沥再生金属行业,他被视为开拓者之一,陈传奇却不十分认同。他为在座者讲述起大沥再生金属历史:大沥再生金属做得这样好,必须要感谢两个人,那就是大沥人邝锦华和梁灼林,1984年,他们率先在大沥合伙开办了谢边型材厂,那时起,大沥有色金属加工业得以起步,有了这个,才会有以后风生水起的再生金属行业。

    行业专注,技术专业,员工专心,是兴奇公司立业之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6年春节,兴奇公司为一名王姓资深员工颁发了“兴奇忠诚奖”,并为他购买了头等机票,让他们坐飞机回老家过年;可能很多人会认为这个资深员工一定是技术骨干,或者至少也是一方大员。当笔者求证于公司人力资源部时,得到的答复是,江西子公司食堂做饭的老师傅,该员工1987年就在公司服务,至今已有30年,而且是一门三代都在此。

陈传奇是1958年生人,对于来大沥,他笑称是一根麻绳牵引过来的;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他做麻绳生意,也就是当时常用的包装绳,经常来大沥出货,看到大沥发展迅速,便同几个兄弟一起过来做废旧金属回收,没想到一来就超过三十多年了。

     作为创业一代,陈传奇对子女也实行“内部竞争”,各人分管一块,有工资没分红。老大负责国际国内贸易,据他透露,盘好大,有几百个亿;老二管房地产跟金融;女婿管铜加工;女儿也在香港公司担责。用他的话说,大树底下不能只乘凉,还得一起浇水施肥,大树才能枝繁叶茂。

    根椐大沥总商会反馈的信息,兴奇集团的福利在同行靠前的;而1998年分家后再立时,公司才几十个人,现在发展到超千人,其中硕士以上学历87人,本科以上占员工总数的80%以上,员工五湖四海,当然还包括外籍人士,如新加坡,这些人主要从事国际贸易。

陈传奇认为,老板对员工的尊重,其实是在尊重自己;同许多大沥企业家一样,陈传奇对能处在这个时代感到庆幸,并认为是企业家对于国家和社会应有贡献。兴奇集团自成立以来,做过很多慈善捐助,获得社会各界的高度认可,“在诸多的慈善事业中,我感到最自豪的是我们在家乡吴川全资捐助的希望小学,可以容纳1000多名留守儿童学习”谈及此事,陈传奇脸上露出少有的兴奋!“企业家一定要认准国家认可这个环节,要对老百姓有贡献;如果企业家没有理解到这一点,那就无法领先,哪怕暂时先行一步,迟早会跌得头破血流的。”

当他说到这点,笔者联想到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的一句话:“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,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”。

    “饮水要思源,不能忘了本,忘记自己是从哪里站起来的,又是从哪里富起来的”陈传奇把这句话重复了两遍,淡然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他脸上,在阳光的照射下,凸显出他举重若轻的坦荡、豪迈!


更新日期:2019-04-04

会员动态
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
共141记录 第1页 / 共15页
加载更多

沥行天下
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
共5记录 第1页 / 共5页
加载更多